感动,感叹,感忧(代序)

发布时间:2020-03-02 发布者:亚太聚焦网/笑海拾山



有一种深邃叫纯净



感动:所有的高贵在这里都是渺小的


若问今年春天,最让人感动的是谁?换谁都脱口而出:是医生,是在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工作者。4万名白衣天使,离家别亲,与死神抗争在最前线。


当万家灯火沉浸于安宁温暖之中,他们已有1700多位被疫毒感染,八位同伴献出了生命!


你永远会记着这一幕:在走进医院的那一刻,他们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后背和前胸,转身走向病区,不再回头。我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面对随时可能的牺牲,是那样的坚定从容。



我们看不到他们的面孔,看得见的是他们微笑的眼神,而让你刻骨铭心;我们看得到他们前行的背影,刹那间让人感觉,那不就是一座山吗!这座山扛着家思爱绪,也扛着国家和人民这方天。


我就想,这场疫情过去之后,咱们国家应当为他们做点什么?


为他们立一个大大的纪念碑或纪念壁吧!不要在武汉,应当在北京。镌上他们的名字,刻上这一年他们在哪里,做了什么,因为什么而辛劳。不要忘记刻上这样的文字:


所有的高贵和尊严在这里都是渺小的。因为这里的英雄们为了人民而奋斗。


这个纪念不可或缺!


2003年抗击非典过后,我们对那些奉献了的白衣天使们,没有纪念。2020年的春天。我们不能再次忘却!



感叹:历史重演


2020年的春天,最让人感叹的是什么?是中医半途登场。2003年抗击非典时中医半途登场的一幕再次上演。


2003年,非典疫情从早春的广州开始。但广州在前期就坚持让中医中药介入治疗。疫情很快平定,没有一例转重和留有后遗症。世界卫生组织考察后肯定:“中医可以成为常规疗法”。


而当年四月的北京,疫情泛起,疗控无力。中医被拒绝在治疗之外。国医泰斗吕炳奎为中医能够发力,呼吁奔走在北京的相关机构和医院。国医大师邓铁涛亲笔给最高首长写信,把中医治疗非典的理、法、方、药一一献出。在新华社等各方的加持下,我们后来看到:中医走上抗疫的前台。先是强行接管5个,后来是全部16个非典定点治疗医院。全部接受中医药治疗。北京的疫情就是这样平息了。


2003年10月,抗非典庆功大会在广州召开,没有请中医药界的任何专家参加。


庆功之后非典这事儿就翻篇了。至于“非典”到底是什么,疫苗、药物研究之类的事情,也就没人再提起了。


历史好象总是在你忘记的时候揭开你的疮疤。17年后的今天,瘟疫,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悄然击碎了庚子鼠年的春梦。


在这场人与邪疫的斗争中,一切的美好和感动,都留在春天的记忆里。而关于这场疫情的医学问题的纷争却是似曾相识。


最早的抗击疫病专家组一长串的名单里,没有中医的名字。后来,1月29日,第一支中医医疗队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接治病人。2月2日湖北省决定,当天24时前让患者都要服用上中医专家提供配方的中药。至此中医又是在抗疫中途亮相登场,上演了17年前同样的一幕。


效果如我们已经和正在看到的。武汉露出了笑脸。大疫再次考验了中医。


感忧:疫霾散后可否春暖花开


白衣天使和中医,这两个形象,就以这样的方式印在中国人的脑海里,深刻且深沉。


我不能释怀的是,当到疫霾散尽的那一天,天使们走出疫区,回到平凡的岗位,他们是否还有心思顾望遍地的春暖花开?


当这场战役鸣锣凯旋,给我们惊喜让我们感动的中医,能不能改变得了它被怀疑、轻视、边缘化的尴尬局面?


我们不可能回避的是,疫情突来之前,北京发生了医生被残害的事件。医护人员做为一个群体,他们能忘记吗?当天使们走向疫区的时候,他们只是把由此而生的心痛和惊恐压在了心底而已。


是什么造成了那场悲剧?是什么造成了日益多发的医患矛盾?


怪这些白衣天使吗?不要侮辱中国医生的人格和名誉!没有人会认同这样的答案。


是什么呢?是利益,是资本利益这双无情的手扼制了医疗的咽喉。我们的医生,不过是被胁迫利用的无辜者。


一方是患者,因为钱而纠结而绝望。一方是利益指标的强制。医生和护士这一线人员被挤压在中间。这种矛盾不会因为大疫当头,白衣天使们的慷慨乃至牺牲而在未来化解。也不会因为可以期见的,对医院的立法保护和派出警员保护而消停。


我掏心窝地说一句:放过医生吧!不要让他们直接面对患者的绝望和仇恨,更不要让他们背负利益的枷锁!就让他们那么善良纯粹的心沉静于他们的医疗事业吧。我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医政管理者应该能够做到的。


青山层层坐,哪个是中医?说要对不起!山上都是爷,你是哪棵树?这几句调侃。道出了当今中医的尴尬。


2018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997434个,医疗卫生人员1230万人,医院737.5万个。而其中,中医院4939个。执业中医师57.57万,中药师12.4万。


贾谦先生,中国中医药战略研究家,生前他的团队做的调查报告说:全国好中医不超过200人,比较好的约3000人,按中医思路看病的3万人左右,其余的是中西结合在行医。


我问过年轻人:如果得病,你去看中医吗?十有八九说不去,“他能治好病吗?”


我问那些所谓的白领。他们绝不在少数的认为,中医是玄学,根本不科学。


我问公务员对中医怎么看。他们回答说:“中医是好东西,可还有真正的中医吗?它恐怕早就西化了。”


中国历史几千年,朝代更替,山川变迁,神位易主,宗派轮换,从未改变和中断的,除了兵和农,就是中医和中医药文化了。主席他老人家说:我国人民所以能够生衍繁殖日益兴盛,当然有许多原因,但首先归功于中医。习总也说:“中医药学包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瑰宝,凝聚着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博大智慧。”


这样一件瑰宝,这样一种文化,为什么现在如此堪忧呢?它在2003、2020年这两次抗疫中的精彩表现,能否成为中医复兴的契机?咱们诺大的中国就不能容下祖先传下来的这一根脉吗?可不可以这样说呢:中国医学心胸的宽度决定着十四亿人生命的长度。


十七年前,中国医坛有吕炳奎、邓铁涛这些泰斗们为中医药奔走呼吁。到了今年的春天,开始时就没有中医的声音。关键时刻,中医院士张伯礼们站了出来,站在了抗疫的前线。让我们感到中医就在这里。


十七年过去了。吕炳奎、邓铁涛、贾谦……走了。中医陷入了沉默。若干年后,张伯礼们之后呢?


日月浮沉圆缺事,天地容易空色明。


致敬白衣天使!致敬中医!


(笑海拾山于2月29日)

热门话题更多>>

阿塔纳水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