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五部门首次联合发布白皮书,直戳高管涉嫌性侵养女案

发布时间:2020-04-13 发布者:亚太聚焦网


  此次曝光的“高管案”更是一个典型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例,且属熟人作案。侵害双方存在控制关系,“养父”鲍某明长期对未成年人性侵,证据难以获得。事发至今,鲍某明一直未承认性侵行为。

 

  近日,媒体报道,女孩小兰(化名)称从其14周岁起,被“养父”鲍某明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多次遭受性侵。该案件一经报道,引起轩然大波。



  而就在该案件被曝光的前一天,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司法局和上海市妇女联合会共同编制的《上海市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工作白皮书(2019年度)》(以下简称《白皮书》)正式发布,这是全市五个部门首次联合发布工作白皮书。


  白皮书显示,上海司法机关保持对性侵害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的高压打击。2019年,上海检察机关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检察院“一号检察建议”,全年共受理审查逮捕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220件246人,审查起诉191件211人。



  记者发现,不论是高管涉嫌性侵养女案件,还是上海去年审查起诉的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它们都有着一些相同的特点。

  而上海五部门首次联合发布白皮书也表明,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要靠多部门的推动,形成全社会合力,达成共识和氛围。


  01


  据白皮书显示,上海法院依法从严判决性侵犯罪,罪名主要涉及猥亵儿童罪、强奸罪和强制猥亵罪,分别占58.8%、31.1%和8.1%。对被告人依法判处刑罚,对其中31.05%的被告人一审判处3至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纵观这些案件发现,性侵案件以熟人犯罪居多,邻居、网友、其他熟人和课外辅导老师分别占24.3%、13.5%、10.2%和8.8%。



  而此次曝光的“高管案”更是一个典型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例,且属熟人作案。侵害双方存在控制关系,“养父”鲍某明长期对未成年人性侵,证据难以获得。事发至今,鲍某明一直未承认性侵行为。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部副主任顾琤琮介绍,以往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一旦报案,情节都十分严重,受害人属于多年被侵害,“但近些年,很多受害人一开始就选择报案,敢于报案,而周围的人也敢于报告和阻止”。


  而据媒体报道,小兰在2016年年初就曾于北京报过警,但是鲍某明非但没有受到处理,到了烟台后更变本加厉。


  由此可见,被害人勇敢报案后,更需要相关部门的积极作为,才能更有效地将犯罪扼杀在摇篮里。


电影《美人鱼》截屏,与图文无关


  此外,记者梳理媒体的报道发现,警方在办案过程中也疑似存在一些可能产生“二次伤害”的行为。


  比如,让侵害人与受害人同处一个空间,对侵害人的威胁行为视而不见,反复询问细节;更匪夷所思的是,警察居然模仿侵害人的掐脖行为,让受害人再次回到被伤害的痛苦回忆中……


  实际上,早在2014年四部门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中,对于办理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需要注意的问题就给出了明确意见,如未成年被害人系女性的,应当有女性工作人员参与;询问未成年被害人,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和律师应当坚持不伤害原则等。


  02


  上述熟人作案的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中,课外辅导老师占的比例也不低。


  对此,2019年5月,针对对儿童负有特殊职责人员性侵害儿童问题较为突出的状况,市委政法委、市检察院和市妇联等16家相关单位会签《关于建立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规定本市教育、医疗、训练、救助等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行业的用人单位对拟录用人员是否存在性侵害违法犯罪记录进行审查,对有相关记录者不予录用。


  截至2019年底,相关部门对近27万名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行业从业人员进行筛查,对26名具有性侵犯违法犯罪记录的人员不予录用或予以清退。


  在上海法院2019年一审审结性侵儿童案件中,有14名罪犯被判处三至五年的从业限制,其中8人作案时职业为学校或课外辅导老师。



  与此同时,有关部门还依法严惩轨道区域等公共场所性骚扰、偷拍等违法行为。2019年,公安机关在上海轨道区域依法严惩猥亵、侵犯隐私等违法行为。上海司法机关依法办理全国首例“咸猪手”入刑案,被评为2019年度全国妇女儿童维权十大案例。


  03


  多年来,上海始终致力于创新建立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机制,提升维权工作的法治化专业化水平。


  在国家法律框架下,上海专门制定出台一系列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地方性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比如,市妇联分别与市高院、市检察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合作建立健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机制的意见》;创设上海反家暴工作社区协同机制,首创未成年人被害人“一站式”取证和保护机制,构建家事审判特别程序,为危机婚姻设立冷静期,推行家事调解员、调查员、心理咨询员的“三员”机制等。


  同时,相关单位依法履职尽责:各级人民调解组织在调解涉及妇女儿童的案件中一旦发现涉及暴力的,均及时报警处置;公安派出所在社区一线处置家暴警情;人民法院依据《反家庭暴力法》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并与公安机关在社区联手监督实施;各司法机关严厉打击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公共场所实施性骚扰等;针对各类侵犯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行为,市妇联坚持第一时间发声,严正阐明妇联组织立场。


  唯有相关单位加强共治共建,才能形成促进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的强大合力。


  未来,上海将着力从三个方面进一步强化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一是明确工作重点,进一步落实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的工作责任;二是加强多方联动,进一步强化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护的工作力度;三是注重法治宣传,进一步营造依法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社会氛围。

热门话题更多>>

阿塔纳水厂